无收费免费看污

  无收费免费看污听完一个个各种倒霉的故事,有偏向性的,无偏向性的,如生活类,如走路喝水摔倒呛等等小事,如战斗类,总有战斗余波出现在他面前,总是被意外牵连入打斗等等。

  有感情类、漏财类、环境类...

  有定时倒霉的,有随机倒霉的,应有尽有,花样百出,古溪感觉自己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想笑。

  真的不是她没有半点同情心,只是,这倒霉得也太好笑了!

  哈哈!

  不过,听到后面,四十岁的生命界线,无法离开蓝星之类的情况后,古溪抽搐中的嘴角渐渐平复,然后抿起,神色也凝重了起来,抓着清风剑的手紧了紧。

  空气沉默了下来。

  她本来以为只是倒霉而已。

  看着眼眶有些发红的二号,现在已知真名为闻人蒿的属下,很妥帖的悬在半空比自己低的位置,明明很高大的身材,对比起来显得比自己矮了一大头,古溪目光闪了闪,问:

  “最初的原因是什么?”

  活不到四十岁,每代人都活不到四十岁,那留下来的孩子也不会太大,代代如此...这是何等的...

  残忍!

   忧郁文艺少女情绪系人像写真

  最重要的是,这种可以从血脉中代代存在的‘诅咒’,古溪不弄明白它的存在机制,心里总会悬着有些担心。

  要是外人对我的家人使用这种诅咒怎么办?

  关于精神控制,古溪都认真的研究了一下防御的办法,如今也初步拿出了用意念符文暂时防护的办法,接下来她会继续研究修真符文类的‘守神符’、‘护神符’、‘凝神符’之类的符文。

  也尝试用意念之力描绘了一些,给舅舅二哥大哥的都有,但古溪不敢保证有太大效果。

  毕竟有着世界之差。

  很多记忆中的符文,古溪试着描绘后,发现拥有效果的很是稀少,越是复杂的符文越是没有反应,反而一些很是基础的单属性符文,部分有着些微效果。

  古溪准备花时间排查一遍。

  如果她的意念之兵大成了就好了,这方面古溪也研究过,大成的意念之兵可以分离出虚形的意念之兵分身,拥有意念或者说精神上的攻击或防护手段。

  像晋天老师给过她的一支小型黑色小矛,就是老师圆满境界的意念之兵化形的实体分身之一。

  完全爆发,几乎拥有四阶强者的一击之力。

  “或许与觉醒的血脉之力有关,祖上留下的资料中也记录不全,只知道,原由来自蓝星以外...”但是他们出不去,无法寻根朔源!

  闻人蒿沉沉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蓝星之外...”

  古溪皱眉看向闻人蒿,看到他眼角流露的悲伤与绝望,染满了整个空间,一时有些语缺,心中忍不住想,这人这个时侯,才算是情绪反应比较表里合一。

  “过来,让我研究一下!”

  古溪不太习惯这种悲伤的气氛,也不打算按正常的同情道路来,询问对方需要自己做些什么,说一千道一万,不如自己直接来研究。

  冷硬着言语,将表情悲伤却僵了一僵的人招近一些,伸手放在对方额头。

  意念之力非常仔细的探测起来。

  上次一号受到诅咒,她就在意识海中探测到一种未知波动虚线,不知道二号的诅咒是否也是如此。

  一段时间后,古溪收回了意念之力。

  难得二号放开了所有抵抗之力供她研究,古溪顺便研究了一下自己意念烙印的变化,对这家伙的血脉之力中一些眼熟状况,有点收获,若有所思。

  但远不到能解决的地步,古溪需要一个对比数据。

  不过,不急!

  掏出一把坐标骨片给对方。

  “我先研究研究,这是坐标,地下世界每个城市或区域都要安放,还有,继续物品收集任务,本次任务的残余工作解决一下,同时抓紧时间多修炼,回头...”

  古溪本来想给个承诺。

  但瞬间想到,准备给对方解决诅咒这事是自己高兴,又不是欠别人,承诺完全没有必要。

  不过,古溪的未出之意还是被敏感的闻人蒿猜到了。

  低着头,眼帘下垂,长长的睫毛如阴影般遮住了他的神情,收下古溪给予的骨片,对三阶的材料被制成的所谓‘坐标’,没有半点好奇感,很快服从命令的离开。

  将真名为闻人蒿的二号打发离开。

  ‘看’对方莫名的喜悦和增涨的忠诚,古溪搞不着头脑,想到还要将熟人闻人蓁也收为员工,突然有点迟疑了,这种倒霉蛋用来当员工属下,真的没问题吗?

  难怪异风城那里的建设似乎总出问题。

  联想到闻人蓁在初次见面带给自己的霉运,虽然也给自己挡了一锅,然后,据说现在还在异风城流传的倒霉名声,挡得住追逐者,逃得过追杀者,最后...被弱小的晶弹撞下了深渊...

  不过,好象除了初次见面,之后自己也没有受牵连过。

  古溪摇了摇头,将莫名其妙的想法全部抛开。

  倒霉而已!

  据二号说,战力越强抗性越大,倒霉发生的时间线也越长,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倒霉的,而且,因为某些手段的施展,他们兄弟俩一般都会在倒霉之后,拥有一小段时间的幸运期。

  说到这里,他的悲伤感似乎更浓郁了。

  手下两个倒霉蛋,自己应该是能抗得下的,想到自己一向以来的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幸运,古溪又摸了摸手中的清风剑,有实力,怕什么!

  将多余的想法抛开,古溪向正带着师兄隐藏的任老师传音。

  现在还是先解决这位‘灵兽师兄’的事情为好。

  任天化总算从大徒弟蓝禹那里了解了一切的前因后果,因为所处环境的影响,他不敢带着大徒儿从秘境门户处离开,毕竟越来越多的狩猎者赶到。

  就算大徒儿目前再强,一人也难挡众拳。

  两人商量了很久。

  任天化坚决不同意让大徒儿独自留在秘境,后者也坚决不同意老师一直留在秘境,这太危险了!两人同时表示。

  这里有灵兽的事情传出,只要没有狩猎成功,就一直会有源源不断的后来者赶来。

  这是一个死结。

  最后两人商议着提出,他们伪装结成灵兽契约,只要七星山的三阶强者再赶到几位,流派多一位三阶灵兽想来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说是这样说,其实两人都对这个方法信任度不高。

  主要是两人都对七星派七星山有着一定程度的心结,一位三阶灵兽护山者,还是一堆可提升自己实力的资源和材料,谁知道那些人会怎么选。

  将主动权交于外人,真的,不太放心。

  直到任天化猛然间收到小徒儿的传音,大惊失色的同时,瞬间又露出了喜悦和笑意。

  有办法了!